中国书画名家论坛

中国美术名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框架
    开启左侧

    重现光辉的珍贵历史 ——访江苏国画院奠基人、创始人张文俊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0 23: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1hj18Lty6EE5uFCXW14.jpg


    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张文俊画集

    001hj18Lty6EE5DcNgz37.jpg
    张文俊先生


    张文俊(左)和王朝闻先生(中),华夏先生(右)

    001hj18Lty6EE5KwWJY4a.jpg


    张文俊先生在会上发言。
    001hj18Lty6EE5TryBd83.jpg

    张文俊先生作品「山高水长」。


    张文俊先生在作大画。


    重现光辉的珍贵历史
    ——访江苏国画院奠基人、创始人张文俊先生
    东水记录整理
    在江苏国画院即将五十诞辰的时候,我们一个为书画家说话的杂志不停地在问自己, 在这个重大庆典的时候我们该做些什么?还是我们老同事魏长健先生给了我启发:应该去访问一下九十高龄金陵画派最后一位健在的大师张文俊先生。
    张文俊曾是江苏国画院的奠基人和创始人之一
    张老住在新街口不远的杨将军巷,家里朴实无华、摆设中大多是书和画册,看出来主人每天都要翻弄它们。张老身体硬朗,气神俱佳,浓重的山东口音,清晰的记忆,把我们带进了五十多年前江苏国画院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1956年4、5月间,华东美协党组书记再赖少奇同志到南京,由张老陪同看望陈之佛、傅抱石二位老先生,为什么会由张老去完成这个工作,我们就不得不交待一下张老的历史。
    张老1918年生于山东临沂,原名张耀宸,字锟庭。1937年参加抗日救国青年团,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改名张文俊。1942年在从事中共地下党活动时被捕,入成都行辕监狱,次年出狱,1948年到南京,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负责美术工作,迎接南京解放。1949年南京解放后,任美术组长、文化处秘书处副处长、美术工场场长、艺术处副处长。
    赖少奇此行的目的,就是拟请傅抱石、陈之佛二位老先生去上海上任,分任上海国画院副院长、上海华东美协副主席。赖少奇走后,组织原则性很强的张老立即向江苏省委汇报,时任江苏第一书记的江渭清同志,十分重视说:“不能放人,我们也要成立国画院”,随后报请国务院批准后,责成江苏省文化局开始筹建江苏省国画院。张老当时任省文化局艺术处副处长,具体负责筹备事宜。筹委会由8人组成,朱偰(文化局副局长)、吕凤子、傅抱石、陈之佛、胡小石、亚明、张文俊、杨正吾(文化处处长)参加,当时他们大都有自己的工作岗位。如傅抱石、陈之佛在高校任教,亚明当时脱产从事美术创作,(按当时文化部文艺八条规定允许有创作能力的文学、戏剧、音乐、美术家脱产创作,头三年发工资,以后靠稿费生活)。江苏省国画院筹备会主任委员的产生是有段互敬互让的佳话的。时任艺术处副处长的张文俊提出请傅抱石任主任委员,傅抱石说他不适合,他建议请老前辈吕凤子先生担任,这个建议得到在南京其他委员同意后,由张文俊随即去苏州师范学院向吕凤子反映,张文俊先向吕凤子老先生讲述了要成立江苏国画院的事,吕老先生非常高兴,他认为国画要发展,也需要有个组织来推动事业的发展,他还特别对继承和发展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画院要搞创作,要重视研究史论技法,要培养接班人。并把他刚刚脱稿的《中国画技法研究》一书交给张文俊,并答应先拿到画院油印,以便大家研究学习。吕凤子老先生诚恳地说自己身体不好,年事已高,不能去南京任职,建议请傅抱石先生任主任委员,张文俊又把筹备会同志的意见向吕老作了说明,并告诉他,他任主任委员是傅抱石先生提出来的,大家同意的,已形成决议,不便反复更改,吕老才勉强同意,并提出挂个名不去南京,实际工作还是由傅抱石先生主持。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张文俊想了个好办法,就是由他充当联络员,南京——苏州两地跑传达沟通联络。五十年来老一辈书画家,互敬互让,淡泊名利,关心艺术事业,重视培养后继人材,甘当台阶的崇高精神,不仅仅是江苏国画院的宝贵财富,更是现在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借鉴的楷模。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资金、物资匮乏,拨给新建国画院的资金更是有限,画院的编制要精干,人员要优中取优,否则工资就发不出来,张老本着这一原则,苏南苏北跑了一大圈,反复筛选,在苏州聘请了:余彤甫、陈旧村、张晋,无锡钱松岩,常州龚铁梅,镇江丁士青,扬州鲍娄先、何其愚、顾伯达,徐州王琴航等。象费新我、房虎卿、林散之三老是稍后请来的,这些招聘来的老画家,在当地都很有影响,是美术界的代表人物。张老当时去无锡请钱松岩先生时,无锡市有关领导曾提出钱老走了,会影响当地的美术工作,因为他是当地书画界的名流, 经常要出席各种艺术活动,为了请来钱老,张老又用了缓兵之计,提出编制在省国画院,人暂时留在无锡,有重大创作任务时,在南京住上几周一月的,任务完成还回无锡,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使双方都很满意,终于解决难题。
    当时画院分创作、研究、教学三方面,设专人开展具体工作:亚明负责人物画,张文俊负责山水画、喻继高负责花鸟画,叶一鹏负责史论研究,设办公室,张文俊任办公室主任,魏紫熙任副主任,外地画师12人皆为老先生,有创作任务集中南京,平时都在家。当时,也常有参加国内绘画或国家重要场馆的布置任务,因此经常要组织老先生们来南京外出体验生活,收集素材进行创作。筹建初期条件很差,打了几张床,买了被褥,打了画桌,搞个食堂为外地老先生的生活所用,但老画师们情绪很高,大家认为只有新中国大家才有可能在一起谈画作画。八十岁的龚铁梅老人由老伴陪着在画院一起生活,又好象是敬老院,大家相互关心,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当时傅抱石仍在南京任教,是学校、画院两边跑很是辛苦,直到1958年3月,傅老才完全转到画院,他办院思想是继承与发扬,创作与研究相结合,他身体力行,团结全省国画家,共同努力、共同进步、互相尊重、互相学习,树立了很好的院风。
    接下来,江苏国画院考虑发展后备人才,通过学习班的形式,接纳全省乃至全国各地的优秀人才。生源由地方选荐,经画院考试后把有培养前途的学员吸收到画院来,像现在成为著名画家的萧平、秦剑铭就是学生中的佼佼者,还有张瑞来、金大学、朱宗秀、朱宗瑶、姚铮等,张瑞来是学习班班长,他还担负照顾老先生的生活,师生亲如一家,至今这段难忘的学艺生涯,还被他们反复传颂。
    在当时学习班由喻继高、李畹负责,他俩尽职尽力,喻继高是陈之佛先生的高足弟子,对工笔花鸟画很有成就,那时在画院年轻的画家都担负具体工作,创作是用业余时间的。
    当时江苏国画院的活动场所在中山陵藏经楼,画家们吃住都在那里。亚明同志以饱满的热情和积极的态度经常主持学术研究,以后几年蔡若虹、石鲁、何海霞、康世尧、方济、李盛等画家都访问过江苏画院,并开过画展。
    张文俊为新中国美术——社会主义造型艺术作出重大贡献
    最使张老难以忘怀的是1958年,江苏国画院先后在南京等地展出后,又于同年11月去北京展览,入选社会主义造型艺术展览的作品,有傅抱石的《蝶恋花》、亚明的《贷郎图》、魏紫熙的《风雪无阻》都是人物画。入选的三幅山水画是钱松岩的《芙蓉湖上》、宋文治的《运河》、张文俊的《梅山水库》。负责这次展览的是傅抱石和张文俊。在展览期间,先后由中国美协、中央美院、北京画院等单位举办过多次座谈会,与同行交流创作经验,一致肯定艺术要发展必须深入生活,反映生活,要有独创性、民族性、现代性的特点,傅抱石先生作了多次学术报告,对当时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肯定了内容的先进性,又指出创作艺术的不完善,在当时学术研究空气浓厚,批评、自我批评的做法很通常。
    江苏的中国画在北京展出后,引起美术界的重视和中央领导的关心。如傅抱石的《蝶恋花》表现毛主席诗词中说“泪飞雨”是谁在流泪,在人物画中是非常出色的。陈毅副总理说是毛主席在流泪,傅抱石先生说在那幅画中表现嫦娥、吴刚,画雨画柳,主要是强调一种美的氛围,中央领导和画家共同探讨研究商榷一幅画的佳话真是古今中外都难寻!
    江苏的中国画在北京的展出,引起美术界道德重视,中央领导的关心,重要意义在于中国画如何发展提高,找到了新中国国画发展的方向道路,当时美术杂志主编王朝闻先生发表了《中国画的新声》对张文俊的《梅山水库》作了高度评价。主要指出,中国画要在民族化、现代化的道路上发展,既不能守旧,也不能用西画改造中国画,中国画怎样走自己的道路,几十年来争论不休,张老认为,离开中国国情,离开中国人的喜闻乐见,是很难说清楚的。艺术是无国界的,但对艺术的欣赏水平是有高低的,欣赏习惯是有差别的,画家自身的追求不同,作品发展的方向就不同,因此多元化的道路行的通,好的艺术中国人喜欢,老外也同样喜欢,互补不足,取长补短。
    画展引起了轰动,王朝闻同志在王府井大街小饭店一次请张老吃饭时谈到,中央书记处、中央宣传部对江苏的这次国画展非常重视,要江苏写出一篇,党是如何领导的,省委宣传部长写一篇是怎样贯彻双百方针的,傅抱石写一篇老画家学习了文艺座谈会讲话后如何创作的,张文俊写一篇如何继承传统的。张老回南京后,组织好这四篇文章,直接寄给王朝闻先生,很快在《美术》杂志上发表了,当时江苏抓文教的省委书记是陈光,他写的《致江苏国画院的一封信》,内容是肯定的,鼓励江苏国画院的创作是在走推陈出新的道路,迈开了第一步,要再接再励,创作更多更好的艺术作品为人民服务,美术杂志特别写明作者——江苏省副书记,以示领导重视,宣传部长欧阳惠林写的是《贯彻党的双百方针政策》,傅抱石写的是《政治挂了帅,笔墨就不同》(三年之后题目改为《思想变了,笔墨不能不变》)这也是当时社会大背景的需要,张老写的《学习创作的体会》,主要写如何创作《梅山水库》,这幅画是1954年秋到梅山水库工地观察体验写生,到1958年因为要参加社展,才籍此创作,同时还创作了《积肥》、《东山运果》也在京展出,这三幅有的入选《中国画选编》,有的在《中国画》上发表,《梅山水库》入选参加“社会主义造型艺术展览会”,在莫斯科展出时,前苏联美协第一书记谢·格拉西莫夫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在前进》文章中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部分我们看到的中国画,有当代中国光荣的老前辈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的作品,他们的作品细腻地描写了自然界;有蒋兆和这位伟大画家的作品,在他的构图中,一向有劳动者出现;有李可染和张文俊描绘的被改造的祖国大自然的壮丽风景”。在介绍入选《十年中国绘画选集》,类似《梅山水库》、《移山填谷》等作品,能以取得好评,主要是反映时代反映人民生活推陈出新的作品,为表现新时代的艺术找到了方向,获得了创作源泉。
    张文俊先生的艺术学习和艺术活动
    1959年应中国驻苏联大使刘晓之邀,张老陪傅抱石去上海,商谈为驻苏大使馆作画的问题。由张老具体负责组织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的国画创作和美术设计。当时请陈之佛先生为漆器屏风设计了“稻香鸭肥”请有关领导提意见,领导说要在画面上加水库,要加上水利建设的内容。那个时期强调政治挂帅,不怎么注意艺术规律,陈老为难,张老也感到难以奉命,领导们只能尊重作者的意见。张老也组织过画师放卫星,搞过浮夸,头脑发热,还集体创作“吃饭不要钱”。在北京展出时,郭沫若由张老陪同观看,郭老说吃饭不要钱,还有半斤肉,郭老又说,我家过去是大地主也吃不上半斤肉。听此言大家都笑了,由领导出主意,群众出生活,画家出技术,作为先进经验介绍。运动过去之后,才接受教训。傅抱石先生当时曾说过:“山水画必须要画上脚手架吗?”他就不同意贴标签。
    为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创作国画突出江苏的特点,张老和钱松岩、宋文治、魏紫熙等先生一起去太湖收集创作素材。为了表现新意,把疗养院建筑特别强调画的很逼真,那一套勾线方法,建筑结构的处理,至今影响一部分中年画家。
    1964年傅抱石先生要为江苏省政协画一幅大画,由张老陪他去茅山写生。在山下遥望山脉连绵气势,他说当年陈毅同志在这里领导新四军抗日,茅山也是革命根据地。一定要好好画。他要张老把山顶上建筑画下来作参考。张老爬上山,把那个破庙速写下来,交给傅老,经他加工看起来也颇有规模。他的这幅八尺“茅山雄姿”是他晚年唯一的一幅杰作。当时他在句容还画了一幅旭日东升,傅抱石说过去不敢画太阳,经过画《江山如此多娇》得到周总理、陈毅老总的帮助,是逼出来的。当时江苏国画院除组织参加国内外大展外,还为国家画礼品,为社会服务等等,譬如曾集体为南京下关火车站画了四张丈二大画:《雨花台》、《中山陵》、《玄武湖》、《燕子矶》等。
    当年画院工作地址,虽然搬迁多次,在动荡中,生活既紧张又愉快,大家情绪集中在艺术创作上。江苏国画院在湖南路172号呆过,在颐和路25号呆过,也在山西路百货公司楼上呆过,时间都不长,也去龙蟠里藏书楼、山西路图书馆阅览室、玄武湖翠洲露天舞台化装室呆过,显然都不宜把画院在那里落户,最后还是把画院安在政协大院。把桐荫馆作为办公室,请书法印章研究会会长胡小石先生为画院写了牌子,才有了门面。画院成立时,张老到省政府请常务副省长管文蔚同志到会讲话,管文蔚同志先问了张文俊画院的有关情况,后管老按时到会宣布画院成立,并提出希望。江苏国画院从开始筹建到成立,始终在党和政府的关怀领导下成长起来的。张文俊虽离开画院多年,到八十年代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同志来南京,指定要到画院看张文俊,由省文化局长王洪接张文俊到画院,同贺副部长见面后,贺敬之同志才了解到张文俊已不在画院了,但他仍然关心画院,还题字纪念。现这些往事是老一辈画家美好的回忆。
    当时傅抱石先生先后去捷克、罗马尼亚访问,与关山月一起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江山如此多娇》巨幅山水。大家都在为新中国的美术事业忙碌、创作、交流。

    ——选自《艺术名家》2007年第8期

    匿名  发表于 2016-5-29 10:30:49
    Wow live the fact that it's an actual army jacket!! You ceirtanly site your poppies with pride Wish I could visit your stall - looks like some Bloomin good items to be had!!! Sal x
    匿名  发表于 2016-8-16 04:10:10

    GwqHzCRqwz

    Stay invirmatofe, San Diego, yeah bo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论坛界面|手机微信界面|书画家网 ( 苏ICP备10100266号 )

    GMT+8, 2018-11-15 03:20 , Processed in 0.07197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