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名家论坛

中国美术名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框架
    开启左侧

    邵大箴: 被遮蔽的艺术大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5 20: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光黄间人 于 2016-1-3 16:24 编辑

                                        被遮蔽的艺术大家——熊纬书

                                                                                          ■邵大箴


                                                 

    邵大箴: 被遮蔽的艺术大家

    邵大箴: 被遮蔽的艺术大家

    熊纬书(1913-2002)先生,一位杰出的20世纪中国画画家,他的不平凡经历和充满人文精神的写意山水最近终于逐渐露出水面,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他是中国现代史上不少被遮蔽了的智者和贤者中的一位。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这位曾在旧政权中谋职的正直知识分子,以欣喜的心情迎接了新中国的成立,并尽心尽责地为之效劳,但他还是在“文革”中被打入了另册,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下放到偏僻的高邮农村以体力劳动谋生。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然怀着一颗热忱的心,用画笔和诗词表现对祖国历史、对民族文化、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在他进入古稀之年后,改革开放大潮给他带来了希望和欣喜,使他的精神振奋,重新焕发起新的创造活力,留下了一批弥足珍贵的山水佳作。回顾他的坎坷历程,我们用弘一法师临终前的一幅题字“悲欣交集”来形容他的一生,看来是恰当的。

      熊纬书出生于河南省商城的一个书香世家,祖父熊宾是慈禧寿辰恩科进士。他自幼受祖父和父亲指导通读古今典籍,涉猎很广,钻研很深。少年时拜著名画家黄申芗、徐燕荪为师,学习国画、书法;稍后又拜著名诗人赵元成为师,学习格律诗。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熊纬书满怀救国热情投笔从戎,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任书记(秘书)。抗战胜利后先后任安徽省报编辑、中国国史馆协修。解放后,任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工具书编辑处副处长,兼任南京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1970年文革期间被下放到江苏高邮当农民,1979年落实政策,1989年回到南京。


                                           

    从熊纬书的经历看,他不是专业画家,可是,他的山水画却具有很高的水平,他的笔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何以能如此呢?我以为,可以用两个字来回答,那便是“修养”。



      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分析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其此四者,乃能完善。”细细考究,这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哪一项不属“修养”范畴?所谓修养,大致上可分两个方面:一是为人一方面的,即一个人的人生经历及对人生的感悟,人品、思想,皆从此出;二是知识、文化、艺术方面的,即学问、才情这一类。光有人生经历而没有对它的深刻感悟,谈不上有人生修养。光有学识而无才情,也很难说有文化艺术修养。当然,才情有后天获得的,更有先天赋予的,因人而异。熊纬书的人生饱经风霜,喜怒哀乐愁五味杂陈。他在自己的诗词和书画的题跋中,对人生炎凉的感悟多有流露。例如,文革动乱时他在题为《清明三首》的诗作中写道:“鼎鼎百年间,我生略如春燕与秋鸿;雪泥爪痕几何时,一场大雨失其踪。”荒凉、悲怆之意,溢于言表。而在改革开放大潮席卷全国的上世纪80年代,他在《乱世幽居》山水画中有题句:“乱世幽人隐于此山之中,今当圣明之世,可以出而工作矣。”欣喜之情,跃然纸上。数十年来,他的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兼有雄伟、刚毅和妩媚、柔和之美的大山大河,对他的人格、性情的陶冶,是可想而知的。这都是他珍贵的人生修养,也是他宝贵的精神财富。

                                                                               




    熊纬书青少年时期接受国学教育,文、史、哲、艺,十分全面。加上聪敏与悟性过人,他的才学脱颖而出。他怀念中国历史上文化盛期那些先贤们,在《索后四绝》中有诗为证:“李杜苏黄遇略同,诗文书画俱神工;灵犀一点通古今,恨不能生一代中。”后两句,既是写他仰慕古人的心情,也是表述他与古人灵犀相通的才赋。至于他对传统中国画本质特性的认识,不仅在他那个时代具有反潮流精神,而且今天仍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思考。

      上个世纪50年代,受“五四”时期对国学和民族文化某些过激观念的影响,加之文艺政策偏左,传统文人画受到抑制,处于被“改造”地位。当认识到中国画仍需提倡时,仍然摆脱不掉对“写实”与“写生”的依赖。这时熊纬书出自于他的国学修养,写了一段针贬时弊(过分强调写实)的文字,在当时来说应该是具有反潮流精神的:“在宋人论画,已有‘与其人师之人,不如师之物,与其师之物,不如师之心’之说。‘师人’是古典的,‘师物’是写实的,‘师心’是浪漫的。吾早期作画多‘师人’,后渐‘师物’,而以‘师心’之作为最多。解放后,乃几乎放弃作画一事矣。今北京《人民日报》复有对新中国画之提倡,但以写实为要求。吾意‘师物’的写实,即单取直接经验,‘师人’则可取间接之经验,而‘师心’则为结合直接与间接经验而提高到理性的阶段,复以不断实践直、间接经验中,不断地提高与改进其‘师心’之作,乃为创造的整个过程。吾将于此而进入创造心中山水画一途。”

                                                                               





     这是熊纬书写于1953年夏的一段话,他对“师人”(师古人)、“师物”(师自然)、“师心”之间的关系,论述得多么辩证而有说服力!回顾新中国成立之后60多年来中国画的历程,我们在师法自然与师法古人方面取得不少收获,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而对“师心”这一点,由于认识不够,没有大力提倡,造成的缺失逐渐显露出来。当代中国画创作缺乏诗性特色,个性风格不够鲜明,恐怕与不重视古人“师心”之说有关吧!

      熊纬书的另一论点是强调书法在国画创作中的作用,他认为“国画必须书法化”,“国画所以为国画,由来书画同渊源;画乃复杂之书法,此为国画最高巅。”与此相关的是,他说中国画“只宜约略参西法,不可视之如神仙”(《新丹青引论画诗一首》,1984年)。









    了解了熊纬书的人生和艺术修养以及他的艺术主张后,我们就不难解释他的山水画何以能如此浑厚、沉雄、质朴而富有神韵; 他的笔墨何以如此自由、随意而有深厚功力!他写自己内心储备丰厚的真情实感,写胸中丘壑,每幅山水又都富有诗意境界。他深谙古法,驾轻就熟地运用范宽、李唐、黄公望、王蒙、石溪、黄宾虹诸大师的图式和章法,常用“仿某人”或“师某人”的方式作画,但笔墨与境界均出自他的心灵,体现了他与山水交流、融合的和谐之情,表现出他对世界豁达而深邃的见解。在他的绘画语言中透露了他对祖国河山真挚、深厚的感情,也不时流露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苍凉感。

      写完上面的这些文字,笔者内心不能平静。我和许多论者一样,认为凭熊纬书的才学和修养,他生前就应被人们尊为当代国画大师的,但世事多变,他未获得机会,这是不公平的。不过,待我静下心稍作思考,对这种想法又有所修正:有远大抱负的熊纬书先生,一生总是怀着一颗平常心待人处事,默默写诗作画,置名利于度外,他生前虽然没有声名显赫,但他留下的文化意蕴清纯而深厚的艺术作品,散发出不朽的光彩,为后人敬仰、研习,这不也是对他辛劳一生的最好回报吗?他的这种无私奉献精神和高尚人品,不也是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学习和怀念吗?

      作者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杂志主编、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理论研究院院长













    师心写意——熊纬书百年诞辰山水画展在北京画院举行


    发表于 2014-10-3 01: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大师水平!!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11: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光临。

    熊先生画作的特点一是“师人、师物、师心”。师人取间接经验,师物取直接经验,师心,则融直接与间接经验而提升到理性高度。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11: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光黄间人 于 2014-10-10 12:20 编辑

                      师心写意——熊纬书百年诞辰山水画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







    bai5jpg.jpg



    194134j6sll5l66j8urjxj.jpg

    W02014091950554163055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12: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光黄间人 于 2014-10-10 12:17 编辑

                        熊纬书百年诞辰山水画展研讨会辑要

        我昨天看了熊老的画非常感动,他一生默默无闻,在中国传统文化上下功夫,让我很感动。他以自己的作品说话,让我们知道怎么进入中国画的本意。中囯画是需要用自己的心,通过笔墨写出来,我们应该通过熊纬书先生的作品去思考,同时熊先生强调以书入画,我觉得这是中囯画的一个本源。熊纬书先生给我们做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榜样,他是一位眼界非常高,有自己主见的一位真正艺术家,他被时代埋没,生不逢时,但我们现在看他作品,可贵的是他的独立性,他的思考支撑他一生的充实,而不是对名利的追求。

    --- 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


        我觉得熊纬书先生不仅画的好,而且他有思考,对中国画有非常深刻的思考,师心写意是他说的话,他在1958年艺术为政治服务,当艺术和意识形态结合非常紧密的时候,当中国画提倡写生,提倡写实,中国画要为当代服务的时候,他连续在美术杂志发表两篇文章,阐述文人画的价值和意义,强调中囯主要不是写生,而是要师心写意,他作为一个地方业余画家,提出这样的主张,这样的发声,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看熊纬书先生的画也是师心写意的,在师造化,师古人,中得心源上,要通过心来体会,体会自然,体会传统,体会自己对自然的真切感受,熊纬书先生在这方面做了很大努力,也取得了杰出成就。

    ----中央美院教授、美术理论家邵大箴


         今天我非常高兴,有邵大箴先生主持,有王明明院长致词,在学术界是最高级別的场地展出,我个人特别高兴。我看熊老的画挺感动,他是一位真正的文人画家,不是新文人画,他是旧文人有新的理解,是出新的一代文人画家。他有很好的学问,他能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能立定精神,表达自己的主张,而且从他自己的作品中能看出这一点来,这是很了不起的,所谓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他虽不声名显赫,不像刘海粟那样沧海一粟,但也算沧海遗珠,一样散发着光芒。北京画院做熊先生的展览,以及之前的傳抱石展览,给当代美术史和近现代美术史,提供了建造艺术大厦的砖石瓦块,这是实实在在的成果。非常了不起。

    ----国国家画院山水画研究室主任、南京书画院院长范扬


         熊纬书先生百年画展和研讨会有两个意义,一个是对熊纬书先生的中国画创作和理论做出突出贡献表示致敬和缅怀,另外一点,我们通过熊纬书的创作和思考获得那些有利于我们当下的启示。熊纬书先生的画很全面,文人画的要素他都很重视,他在古人的山水画笔墨语言中有他个人风格,充实而蓬勃,他的画大家感觉像黄宾虹,像石溪,但更细腻,这是他独特之处,他把很多不同的古人组合起来,这叫集大成。既强调以书人画,又强调把古代大家不重视的东西重新焕发光芒,他写内心饱满的精神,苍辣,苍茫,浑厚,自由。比黄宾虹更有一种旺盛的精神。

    ----中央美院教授薛永年


         今年是熊纬书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得观他的作品深为感动。欣赏他的杰作,缅怀先生高风亮节和一世才华。为他深厚的艺术功力所折服。他的山水画作品,深得文人画之精髓,清而雅,淡而厚,看似散乱笔墨却有扛鼎之力,先生的笔墨得董其昌丶四王文脉颇多,黄宾虹推崇的浑厚华滋,王原祁当得起,熊纬书当得起。熊纬书先生的文人山水画,是老人留给我们的无价之宝。
              ——著名美术理论家、评论家孙克


        从熊先生自述诗文及其弟子吕居荣所编年表可知,熊纬书主要从事文史编修丶档案整理诸工作,最擅长是文史,其次才是书画。而出现这种业余胜过专业的现象並不奇怪,特别在江浙皖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地区,有深厚文史功力,业余作画而有成就的知识人不在少数,这是很值得美术史加以关注的。熊纬书的山水无任临摹还是写生创作都属于传统风格,构图平正,以披麻皴点辍山石,用浅浅或花青,用笔松灵苍厚,多用渴笔,浓墨点簇,苍枯老辢。他的诗,无任古风丶律诗丶绝句丶题画诗丶联语,或叙事或表意,或抒情丶皆流畅自如,发自灵腑,有感人力量。
    ——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室主任、著名美术理论家郎绍君


        今天我是头一次接触熊纬书先生作品,非常感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扑面而来的文化底蕴和他对传的师承学习,在当今画坛很难再找第二位。他把师造化和师心统一起来,非常有概括力地表现自身对自然的感受,现在能做到这栏的太少了,他的深厚艺术底蕴是没人可比的。他画画不是为了卖钱,是对艺术的追求,所以能达到这样一个高境界。不管他百年之后还是多少年之后,他身后还是会让想了解中国画的人向往他,纪念他。
    ——中央美院教授李树声


        在当前中国画非常繁荣,从事中国画创作的人非常多,邵大箴先生以熊纬书作为一个案例在北京画院进行展览,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这里面牵涉到对中国画向何处发展,当代中囯画家应该思考哪些深层问,补充哪些方面不足,以及对中西绘画之间的关系思辩都有很深很有启发性的学术意义。熊纬书先生他不是院校出来的山水画家,但他的画浸润着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浸润着中囯诗书画印等等多种元素。他的画跟当代很多画家和近现代很多画家的画都显现出独特的面貌和个性
              ——中央美院教授刘龙庭


        我是第二次看到熊纬书先生的作品,上次是在08年江苏美术馆的展览,当时对熊先生的认识还不像今天这样又进了一歩。熊纬书先生是一颗被埋没的明珠。邵先生这次提到了更高的高度。我很赞成。薛永年先生对熊纬书的分析很到位,熊纬书先生的两篇论文论文人画和计白当黑咫尺万里是熊纬书先生的理论经验总结,他一辈子也是按这个路子走的,他是当代的一个文人画大家。我是地道的高邮人,熊纬书先生下放高邮二十余年,我一次都没见过他,非常遗憾失去了这么一个机会,他的诗写的非常好,他之所以在高邮能将他的山水画走向成熟,跟高邮当地文气有一定关系,我觉得对熊纬书先生的研究现在仅仅是个开始,还要进一步学习。
    ——著名美术理论家马鸿增


         我于熊纬书先生无缘识荆,是吕居荣学弟荐其画于我。纬书先生乃隐贤,自古隐者皆寂寞,然寂寞者多能存真朴而得传天然之美。与时下风云人物比熊纬书先生自少为人知,而我观其作,觉其心有超然之意,不为物役,为脱俗之人,悟道之流,非徒以技艺炫人者,故心生景仰。纬书先生之画作,多为山水,苍苍茫茫,率然挥写,乃意呑山河,而后作画者,故所作气慨成章,不落俗套,不拘形似,中有大字,内寓写字,磅礴淋漓,以气作画,实对中国文艺有深解者也。

    -----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室主任、著名美术理论家梅墨生



    匿名  发表于 2016-1-3 16:41:06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论坛界面|手机微信界面|书画家网 ( 苏ICP备10100266号 )

    GMT+8, 2018-11-21 03:48 , Processed in 0.15469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